• <bdo id="hthv1"></bdo>
  • <track id="hthv1"></track>
  • <tbody id="hthv1"></tbody>
    首頁> 宣傳教育> 廉政文化> 史鑒>
    長坪鎮的紅鹽
    來源: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     發布時間:2021年09月13日 17:24:06     

    四川東北部的南部縣,歷史上曾是著名的食鹽產地。在該縣境內,與鹽有關的地名多達160多個。如今的南部縣已經不產鹽了,地下鹽鹵資源因長年開采已經枯竭,但鹽在當地依然是一個經久不衰的話題,尤其是當年的食鹽主產區之一長坪鎮最讓人津津樂道。人們常說的一句話是:長坪鎮的鹽是“紅鹽”。

    紅鹽本是鹽的一個種類,是地層中的礦物質經歷數億年的高溫擠壓,沉淀并結晶而成的粉紅色巖鹽。但四川的鹽一般都是白色的井鹽,為何長坪鎮一帶的白色井鹽卻偏偏被叫作紅鹽呢?原來,這名字與紅軍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。

    1932年,紅軍入川建立革命根據地。經過艱苦奮斗,根據地地盤不斷擴大,兵源不斷擴充,百姓和部隊的生活物資需求也在不斷增加。為扼殺革命力量,四川反動軍閥對紅軍實行經濟封鎖,致使根據地物資供應十分匱乏,需求量極大的食鹽尤其緊缺,于是,相距不遠的產鹽區南部縣便進入紅軍的視野。1934年,紅軍在儀隴縣和南部縣交界的長坪山一線,打響了著名的“儀南戰役”,攻占了長坪山。隨后,紅軍控制了廣元、南部等縣嘉陵江東岸地區,并立即在產鹽區搶修鹽井,增添設備,招募鹽工,組建了紅軍的“鹽業總廠”。為保證食鹽運輸的暢通,紅軍與地方反動軍閥進行了數十次鏖戰,其中,以爭奪石城寨的戰斗尤為激烈,數十名紅軍戰士在戰斗中壯烈犧牲。此后,“紅鹽”的名字在當地就慢慢叫開了,長坪山一帶被人們稱為“紅色鹽鄉”。

    在戰斗中,紅軍一位劉連長英勇犧牲了。當地一馮姓人家,冒著極大風險將其埋葬在自家后院,每逢年節,全家都要到墓前祭拜。80多年過去了,馮家的后輩子孫,遵照祖輩“世世代代都為劉連長守墓”的囑咐,堅持居住在祖宅原址,甘作紅軍守墓人,算下來已到第四代了。第四代的馮練是一位年輕姑娘,原在廣州工作,如今回到家鄉當了一名小學教師,接過了陪伴烈士、祭掃墓地的使命。馮練說:“為劉連長守墓,是我們的家事。他為老百姓獻出了生命,就是我們的親人!”

    其實,馮練接過的不只是一件“家事”,更是在傳承和守護犧牲與奉獻的精神。如今,長坪鎮深入挖掘革命根據地的紅色資源,與參觀學習、農事體驗等有機融合,精心建設了一座特色鮮明的紅色小鎮。長坪山曾經是深度貧困的偏遠山區,如今早已成功脫貧。在山頂放眼望去,頗具規模的萬畝水果產業帶鑲嵌于山林與田疇之間,村民們不必外出打工,在家門口就能安心就業,日子越過越甜美。

    如今,長坪山頂矗立著高聳入云的紅軍紀念碑。不時有前來憑吊的共產黨員,在紀念碑前重溫入黨誓詞。每年,人們都會在紀念碑下舉行莊嚴肅穆的祭奠活動。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中,這里的黨員干部自發組成“防疫情、保生產”志愿服務隊,為各村村民代購代送生產生活物資;在2020年8月遭遇特大暴雨引發的地質災害中,一批黨員干部自發組成應急搶險小分隊,在暴雨中四處奔走,全力保障村民的生命財產安全。從他們身上,人們看到了當年紅軍戰士的影子。這正是革命前輩們給這片土地留下的精神遺產。(何永康)


    中共西藏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西藏自治區監察委員會 版權所有

    備案/許可證編號:藏ICP備14000034號-1

    藏公網安備 54010202000127號

    含羞草实验室网页入口软件